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航天历史

坐运输机去发射场执行紧急任务

发布时间:2018-01-12 17:13   浏览 858 次

“从北京飞酒泉,我们花了一天半的时间。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坐飞机,而且坐的是小型运输机。”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退休人员李春山说道。

那时,李春山是总体设计部一名设计员,从事发射场改建方案设计工作。上级临时决定,派李春山等人到发射场,召开紧急会议,协商发射场的改建工作。由于时间紧张,李春山要与国防科委的工作人员一起,乘军用运输机去发射场。

兴奋!第一次坐飞机

“在这之前,我去过几次发射场,要坐四天四夜的火车才能到达。当时接到任务,说是坐飞机去,特别兴奋!”李春山说。

中午11点,李春山在南苑机场吃过午饭以后,就“登机”了。“那是一架军用小型运输机,机舱不大,只能坐下十来个人,有两块长硬板做的凳子,我们分两排,面对面坐着。”

不一会儿,李春山只觉得身体好像被什么压住一样,有些向后仰,飞机就飞了起来,好玩又新奇。

李春山记得飞行高度并不高,“距离地面只有1000米左右,几乎是‘贴着’地面飞行,地面上零星的房子、奔跑的汽车、笔直的铁路,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我们沿着铁路线飞行,这条铁路线我坐火车经过了很多次,对途经的地点都比较熟悉,不过还是第一次从这样的视角观看沿途的风景。”

激动!飞到家乡上空

飞过了保定、石家庄,就进入了河南省,那里是李春山的老家,“我看着窗外,搜寻着记忆中熟悉的地标,心想‘要是能经过我家多好啊’!”李春山说,“家乡的山山水水早就印在了我的心里,我在飞机上看到了尖山,看到了淇河,我知道经过家乡了。”

不过,这还不够,李春山最想看到的,是村口的变电站。“我的母亲、爱人、孩子,都住在变电站的家属院里。所以我特别关心,能不能看到变电站,于是更专注地搜寻着。”

功夫不负有心人,李春山终于在飞机的斜下方,看到了变电站,“我当时心情特别激动!”李春山说,因为工作原因,自己与母亲、爱人、孩子长期分居两地,每年只能请探亲假回一次家。在上空看到变电站,就像见到了家人。

难受!集体晕机

飞机储油量有限,每飞一段时间,就要降落到机场加油,然后继续飞行。当天晚上,飞机降落在郑州,休息一晚后,再向西飞行。

随着地势不断升高,飞行高度也从1000米上升到了2000米以上。李春山回忆,这架运输机上没有供氧系统,机舱不能完全密封,高度越高,舱内空气越稀薄,气压也越低。第一次坐飞机的兴奋劲,逐渐被难受取代。

首先“抗议”的是耳朵,由于内外气压不平衡,耳膜往外鼓,一开始只是疼,到后来就连飞机的轰鸣声也听不见了。

紧接着是头晕。飞到山区以后,受气流的影响,飞机颠簸很厉害,时而“呼呼”地往上蹿,时而又出其不意地往下“掉”,就像船在浪尖上行驶一样。李春山说:“我们都出现了晕机的症状,不仅头晕、恶心、难受,还有些紧张,害怕发生意外,再也顾不得看风景了。”

同时,高空的寒冷也是李春山意料之外的,“四面的风都往机舱里灌,我们裹上了原本打算到发射场再穿的皮大衣,横七竖八躺在机舱地板上,才稍微觉得舒服一点。这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前一天坐飞机的兴奋,只盼着早点平安降落。”

晚上9点,飞机在发射场降落,李春山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第一次坐飞机,很高兴,也很难受。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春山说:“那个年代,坐飞机是非常难得的机会,但过程并不享受。飞机上既没有饮用水,也没有‘飞机餐’,就连上厕所,也得等到降落。在艰苦的科研条件下,我们把它当作趣事,其实也是一种苦中作乐。过程辛苦不必计较,赶到发射场完成任务最重要。”

来源: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

爱航天网简介 | 联系我们 | 我要投稿 | 免责声明 | 隐私保护 | 意见反馈 | 网站合作 | 网站导航 | 爱航天网 | 航天精神
爱航天网(www.aihangtian.com),致力于推动航天知识科普教育、传播航天精神。爱航天网,为中国航天加油,为中国航天喝彩!
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jubao#aihangtian.com(请将#换成@),欢迎您提供航天新闻、发射任务、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等资料
Copyright © 2015  爱航天网版权所有  京ICP备12042125号-2